回上一頁

以噶瑪蘭民歌「懷念故鄉」慶祝風潮20週年
自1991至2008十六年間,吳榮順已在風潮發表過30張民族音樂專輯,其中以「平埔族音樂紀實系列」的調查及出版,最具有文化資產上的非凡價值。日治時代以來,包括伊能嘉矩、許常惠等學者在內,對平埔音樂的研究及留存下來的資料一直相當稀少,吳榮順在風潮音樂支持下,以五年時間走遍平埔族村落,尋訪碩果僅存可以唱出傳統音樂的族人,留下了至今最完整的平埔族音樂紀錄,對音樂史來說,是非常具有意義的。
其中,「噶瑪蘭族民歌」專輯更間接促使噶瑪蘭族被立法承認為第十二族,對噶瑪蘭族的文化傳承產生極大影響,雖是無心插柳,但讓人備感欣慰,因此以「懷念故鄉」象徵長達十六年的合作心情。

從聲樂到民族音樂,一切從pasi but but開始
從大學時代主修聲樂,到研究所之後開啟民族音樂研究之路,吳榮順受到知名民族音樂學者許常惠教授甚多啟發。由於自小生長的花蓮鄉間並居著平地人、客家人、平埔族、布農族、阿美族等不同族群,吳榮順接受了許常惠教授的建議,進入當時亟需人才投入的民族音樂領域。
研究論文以布農族相當著名的一首歌「pasi but but 祈禱小米豐收歌」為主題,探討這首後來被稱為「八部合音」歌謠的聲部結構,而為了研究各地布農族不同版本的祈禱小米豐收歌,他開始攜錄音器材進行收音,逐漸開啟了日後的田野錄音採集計劃。
1992年,某次會議場合中,吳榮順認識了楊錦聰,就此開始十六年來未曾中斷的民族音樂合作計劃。當時的原住民文化並非顯學,但文化傳承斷層已現,為了讓楊錦聰瞭解保存原住民音樂的重要性,吳榮順安排了一趟布農部落之旅。那趟旅程中,楊錦聰聽見了從未耳聞的天籟之音,也目睹薪火相傳的重要性,於是從「布農族」之歌開始,支持吳榮順大規模、有系統地採錄全台民族音樂,迄今仍未停止。

田野間
一部攜帶型DAT 數位錄音機、幾支不同指向的麥克風、攝影機、照相機、專業的智識及永不枯竭的理想與熱情,是田野中的吳榮順的形象寫照。為了讓被採訪對象能在熟悉的環境中唱歌,也為了維持田野調查的紀實性,他從不將錄音對象帶離當地。
每一次錄音,必定經過詳細的溝通與說明,也必定做足事前功課。為了配合田野對象的作息或祭儀時間,錄音經常在清晨開始、半夜結束;酷暑時為了避開蟬聲、風聲等環境音,有時必須躲在毫無空調的燠熱空間揮汗作業。
除了與錄音對象和族人達成共識之外,有時還需與上天溝通。1997~1998年間,於台南東山鄉吉貝耍進行西拉雅族牽曲錄音時,由於族群禁忌,祭師必須先以剖半的檳榔擲茭,獲得祖靈的同意,才可進行錄音工作。
民族音樂的傳承者泰半是中年以上的耆老,前一年才拜訪過的田野對象,有時會突然離世。1996年的賀伯颱風,造成南投信義山區布農部落的折損,1999年的921大地震帶走了3位巴宰族老歌手。對吳榮順來說,民族音樂的保存與紀錄,是一場人與人的對話,也是一場人與時間的耐力競賽。
浸淫在如此浩瀚的民族音樂之海中,吳榮順其實是備受寵愛的。來自田野最原始的音樂力量,成就了他的音樂理想,也讓他從不同族群的互動中,吸納了涵藏於音樂中的人文深度與厚度,對於生命來說,這應該是最重要的事。

 
風潮音樂風景